口述历史|东西互融,追艺无疆--忆秦宣夫先生

作为中国早期留法艺术家的杰出代表,秦宣夫不仅是著名画家,更是卓绝的西方美术史论家,他为中国油画艺术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。不久前,《嘉德通讯》专访了秦宣夫之女秦志云,让我们在她点滴回忆里,欣赏秦宣夫独特的艺术,继承和发扬他的学术精神。


秦宣夫1933年作品《快乐的旋转》
于1934年法国独立沙龙展出

1925年,我的父亲考入清华大学,在清华上学期间他学到了很多知识,在学业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但是由于父亲自小就喜爱绘画,所以还没到毕业,他便考虑到巴黎去学美术了,为此他曾在1926年暑假的时候去拜访曾经留学法国的林风眠先生。

这次拜访,对父亲的影响还是蛮深的。林先生当时画了很多大幅的画,父亲见到后十分地吃惊。因为在当时,物资奇缺,绘画条件受到了极大的限制,画都是小幅,不大可能弄得那么阔气,所以按照父亲的说法就是,看到之后惊呆了,同时他也得到了林先生的一些教诲和鼓励,也就更加确定要到法国留学的念头了。


1962年底,在苏州渔港写生时合影
左起为杨建侯、姚一刚、秦宣夫、丁战、伍霖生、章文熙

在父亲的努力下,1929年他就到了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学习素描,一直到1934年。1930年父亲进了西蒙教授的工作室学习油画,同时又在卢弗尔学校、巴黎大学艺术考古研究所学习西方美术史。教父亲油画的是当时很有名的西蒙教授,他比较提倡学生们到外面多看、多学,所以在巴黎期间,父亲见识到了很多,尤其是大量现代主义的艺术作品,这深深地影响到了父亲。

他曾经在给我妹妹的信中说道:在法国留学期间,我的作品比较写实,受马奈、雷诺阿以及梵高的影响比较大。这种影响不仅能从父亲在1934年在法国独立沙龙上展出的、广受好评的《快乐的旋转》《宫女》等作品中寻根觅迹,还能从1942年父亲创作的《母教》中一窥踪迹。


秦宣夫1963年在杭州写生

《母教》的构图紧凑,父亲运用简练坚实的艺术语言来表现母亲慈祥的感觉,以及小孩面部微妙的光影变化,他把这幅画处理的非常动人。这幅画构图简单特别、色彩明暗强烈,能明显地看出其中印象派的作画风格,尤其是法国、西班牙的印象派画风。

相对来说,《母教》还是偏古典的,用的也是古典的手法,而我父亲另外一张叫《卡门》的画就跟《母教》完全不同,用的是一种非常前卫的手法,画了一个扎着头巾的裸体的女人,并且是逆光的,笔触也很大胆。虽然这幅画和《母教》表现手法不同,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我父亲在光色处理方面受到的印象派的影响。


秦宣夫和运常青-中苏友好运动会 木板油画
1957年 114*146.5cm
中国嘉德2015春拍 成交价:RMB1,380,000

1934年7月,我父亲毕业回国以后,就在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当了一名教员。后来又因为战争的原因,随着国立艺专迁到了重庆,到了凤凰山,从1941年到1946年一共生活了五年。不论是在北平还是在重庆,那个时候从法国留学归来的画家有很多,我父亲和他们的交情都非常深,像同时期的吴作人、吕斯百、常书鸿这几位先生。他们是公用一个画室,所以经常在一块切磋画技。

吴作人经常跟我父亲两个人对画,就是你画我,我画你,现在还有两张吴作人画我父亲的画,和一张我父亲画吴作人的画收藏在南师大,算是美术界的一段佳话吧。


秦宣夫鱼乐园 纸本油画裱于木板
1963年 55.7*77.7cm
中国嘉德2015春拍 成交价:RMB575,000

后来抗日战争胜利了大家要各奔前程了,常书鸿先生要到莫高窟去管莫高窟,我父亲要到中央大学,吴作人先生他们要回北京,大家就都要分开了,于是我父亲就发起了一个活动,号召大家相互来画张速写。后来除了画家互画,不是学美术的也带着夫人来画,你画我,我画你,全是头像,然后把所有住在凤凰山的人一个不落的都画下来了,我家到现在还保存着这么一张速写。

这种情况放到现在其实挺难的,我父亲那个时候想到什么就会去实践,有什么就会说什么,他们那个时候关于艺术观点的争论常常很厉害。尤其是我父亲,性格很直爽,喜欢直来直去,就是像徐悲鸿这样的大师,我父亲也有斗胆批评的时候。但我父亲还是有他相当的独立性的,支持什么,反对什么,他看的很清楚,他也有着和别人不同的特色。


秦宣夫重庆梯田 布面油画 1941年 60*100cm
中国嘉德2011秋拍 成交价:RMB1,437,500

我父亲是一个少有的全面发展的美术先驱者,他特别勤奋,也特别专注。在美术创作方面,他涉猎的画种多,像速写、素描、版画,他都尝试过,最后学成了油画。其次,父亲选择的题材和表现形式的面又大又广。而在绘画实践之外,父亲的理论研究也是颇有建树的,他的见解独到、鞭辟入里。而这些都源于父亲对绘画的无限热爱和不断坚持思考、探索的艺术理念。

我父亲对绘画的热爱可以用痴迷来形容。解放前后,我父亲到了中央大学任教,那时候他已经忙得不得了,经常是一天三门课,而一门课就是一个上午或是一个下午。但父亲在当时留给我们的印象,仍是总在看书,要不然就是画画。五十年代,他画了大量的毛主席像,虽然是公派的任务,无报酬,但是我父亲画的还是很认真,很投入。到了1963年,学校安排我父亲到杭州写生三个月,他高兴得不得了,异常兴奋,觉得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。


秦宣夫嘉陵春泛 布面油画
1955年 38.8*47cm
中国嘉德2011春拍 成交价:RMB287,500

父亲在杭州、绍兴一带画了三四十幅作品,同年12月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油画展览上展览了这批画。文革的时候,也是最艰苦的时候,父亲还是依然坚持在画,画秋收、画乡下常见的鸡、鸭、鱼,画老百姓开会,只要是画画他都会很高兴。然后就是一直到文革以后,他又到了桂林集中画了一批。

那时候我父亲已经是80多岁的人了,但是他一想到还能搞创作,还有那么长时间集中创作,他就兴高采烈起来,后来又是画了一大批回来,回来给我们看画的时候都是笑着的,合不拢嘴,非常得开心。


秦宣夫龙虾 布面油画 50年代作 52*72cm
中国嘉德2005秋拍 成交价:RMB385,000

在艺术的道路上,我父亲也一直在不断地求索。印象很深的是,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,我父亲就一天到晚地学习、思考。当时他跟我说过一次,他说他认为画画要注重选取题材,题材的选择影响画的好坏。他在画画的时候,就会有意识地选择老百姓比较喜欢的题材,因为他觉得中国老百姓不太能接受油画,所以尽量接近老百姓的喜好。我记得他画过一幅采莲图,就是采用了长条幅的中国画形式,把荷花从低到高分成几个层次,然后画一些点景人物,我觉得这是他在长期思考油画怎么在形式上、构图上吸收和借鉴中国画基础上的一次实践。

我父亲是用西洋画的手法表现了东方文化的美,反映了我们中国文化的内涵,民族气息非常浓。他崇尚毕加索,认为他是与时俱进的,所以父亲在艺术上不断地给自己提要求,一直到老。他就是这样一直不断地进取的,我想如果他活到现在,还是会继续不停地创作和思考的。


秦宣夫女大学生 布面油画 1961年 79*62.5cm
中国嘉德2003秋拍 成交价:RMB220,000
东西互融,追艺无疆   2013年“抱朴自然——秦宣夫艺术展”   百年诞辰纪念活动综述   北京纪念活动   南京纪念活动   秦宣夫百年诞辰纪念文集摘要

 

  站内搜索   www.qinxuanfu.cn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请勿转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