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7-1998

    1967-1998 第三个创作时期。   

    时代的进步、社会的繁荣、生活的安定,激发了他艺术创作的巨大热情。他要将浪费的时光追回来,教学之余创作了大量的作品。    

    油画《大桥礼花》色彩绚丽、气氛热烈、场面宏大、气势磅礴。作者没有对人物作细致的描画,而着力于塑造光与色相互交融、光与影的强烈对照的视觉效果。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节日之夜的欢乐气氛。

    同样是描绘节日之夜的大型油画《夫子庙灯节》。不同的是作者完全不受拘束,兴之所至,挥洒自如,幽默浪漫,充满了天真的情趣。

    大型油画《拼搏》,歌颂女排精神.作者不拘泥于人物造型之逼真,而着力于拼搏精神、顽强斗志、两强相遇勇者胜的气势的神态表现;着力于通过光与色的艺术处理对紧张、激烈气氛的渲染。

 

 油画《庐山会议旧址》(1980)

《扫雪》

《周副主席在长征路上》

《大桥礼花》

《夫子庙灯节》(又名《金陵灯会》)

《大公鸡》

《拼搏》

 

 

 

    强烈阳光下的《秋深》、《银杏》画中,我们都可以看到,那灿烂、绚丽的光的世界,色的交响。 那动人的光的灵动,悦人的色的旋律变幻。
    秦先生最后画的一幅油画是八十五岁高龄时画的《想像结构》。一幅想像画,雄伟的大山,湍急的瀑布飞流直下,激起潭水汹涌澎湃。气势磅礴,雄浑有力,宛如用油画笔画的一幅泼墨国画,完全本土化了。

    1984年秦先生赴桂林绘画。他只画了两幅油画《广西迎宾馆》和《漓江风景》,其他都是水粉画。秦先生曾对家人说: 我的水彩水粉画一点不亚于油画。

    《桂林骆驼山》,画山,却不拘泥于山体岩石的具体描画,主要是写意、传神。笔触如此潇洒流畅、一气呵成。
    《象鼻山》,山体粗旷豪放、雄浑遒劲。大家之气派,令人叹服。

 

 油画《秋深》

《银杏》

《想像结构》
《桂林骆驼山》

《象鼻山》

    另一幅《桂林象鼻山》风韵却迥然不同,笔触细腻,色彩斑烂,尤其是那水面色彩是如此的绚丽、层次是如此丰富,如此的有灵性。

    同样风格的还有色彩绚丽、层次丰富的《兴坪漓江晨渡》,《桂林老人峰》;山雾缭绕、水色灵动的《兴坪2》、《漓江烟雨》,《大榕树》

    同年创作的水粉画还有;春意盎然、诗意浓郁的《樱花盛开》, 曙光迷朦、光色灵动的《晨操》,群花争艳、色彩斑烂的《雨花台之春》、《玄武湖之春》,金秋灿烂、挥笔酣畅淋漓的《秋声》,粗旷豪放气势雄浑的《打雪仗》,宁静幽雅、诗情迷漫的《门前雪》、《龙柏》,光色运用洒脱,质感鲜活的《水仙芽儿》、《鲳边鱼》等。

    《天鹅之死》冷色调的朦胧、凄婉气氛的渲染,白色的半具像、半抽象的天鹅与诡异的飞禽造型,使画面充满了悲凉的气氛。

 

《桂林象鼻山》

《阳朔迎江阁》

《兴坪漓江晨渡》

《兴坪2》

《漓江烟雨》

《桂林老人峰》

《樱花盛开》

《晨操》

《雨花台之春》

《玄武湖之春》

《秋声》

《打雪仗》

《龙柏》

《水仙芽儿》

《鲳鳊鱼》

《天鹅之死》

    晚年秦先生作了大量的独幅版画。进入八十年代,秦先生年事已高,背画箱外出作画己渐渐力不从心,便逐步转入在家中作画。数十年积聚在心中的对人生的感悟,对大千世界的感受以及对真、善、美的追求,如火山喷发般的汹涌而出,他大胆使用多种材质、多种颜料、多种技艺进行探索。题材丰富多彩:具象的、抽象的、神话的、幻想的……充分显示了画家深厚的文化底蕴及创作才能。

    《家中虎》。水印,增加了猫的毛绒感,特写,突出了猫的神韵---好一只迥迥有神的家中小老虎。

    《黑猫、白猫,捉老鼠的就是好猫》画中描绘了黑猫捕获老鼠时一瞬间的神态,那匍匐前进的动势,那双警惕专注的大眼晴。形象生动,墨色变化丰富,犹如国画中的干笔画,遒劲有力,富有表现力。

    《龙凤呈祥》、《金鱼图》则装饰性更强,民族风韵更浓。龙、凤的造型新颖别致。

    《花》、《灿烂》、《风景》、《无花果》(一)、(二)等是彩色的独幅版画。画面清新、饱含水份、颜色自然融合、过渡。色彩有的淡雅、有的浓郁、有的灿烂、有的清丽。

    秦先生还画了许多中外名著中的人物与故事。

 

《长生殿》

《武松打虎》

《盗仙草<二>》

《钟楼怪人(画稿)》

 

    一些造型有趣的人物画。

 

《人物》

《梦》

《老人与骆驼》

《博击》

《玩球》

 

    腾云驾雾、八面威风的赤须龙。是用染了色的砂粒洒在事先水印好的云雾背景上形成的。造型有了新的突破。

 

《赤须龙》

《画像石》

《卯年集锦》

 

    《漓江大写》是一幅梦幻式的大写意。选用了虾青、灰绿、淡粉做底,以国画泼墨的手法水印,再用白的色粉绘出部分水波和空间,最后喷洒上大小不一的淡桔色点。营造出如诗如梦的境界。

《漓江大写》

《瀑尾》

《大雨游鱼》

 

    还有一些则着重于表现光与色的视觉效果。

 

《舞》

《乌龙》

《龙抬头》

 

    总之秦先生的独幅版画,正如邵大箴先生评介的“充分表现了他的灵性和可贵的童趣及天真……。他画得轻松自如,有时毫无顾忌,不受任何理治戒律与条条框框的束缚。他似乎把西画的某些抽象因素与中国画的大写意有机地交融在一起……追求一种天然情趣与自由境界……准确地说是“自然流露”,出自他的天性,出自他的内心世界……而秦宣夫先生因为他特有性格因素,难得的坦率与真诚,遂使他的作品呈现出与众不同的,非凡的魅力。

 

《攻心战》

《三峡》

《白熊》

 

    秦宣夫先生第三时期的艺术创作,邵大箴先生评述说:“他的画风变的更自由、更率真、更有大写意的情趣。”画家宋征英先生说:“他开始不再拘泥于严峻的形体造型,深深陶醉于感觉之中。情不自禁的作画,表现了强烈的生命感……色彩绚丽明快,用笔流畅大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 www.qinxuanfu.cn All Rights Reserved